古渡悠悠入梦来

时间:2017-08-11 11:29:57

932981_xiaohui_1502030025435_b.jpg

皂市老码头,旁边是渫水,当年茶叶就是通过这条水路,运往外地。 记者 唐直秋 摄

932983_xiaohui_1502030026215_b.jpg

古茶道上当年供商队休息的驿站,上层住人,下层牲口棚供骡马休息。 记者 唐直秋 摄

932982_xiaohui_1502030025685_b.jpg

所街乡古茶道遗址旁修起了新房。记者 裴维维 摄

932980_xiaohui_1502030025030_b.jpg

白云屋桥被列为湖南省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记者 赵有强 摄

932973_xiaohui_1502030022268_b.jpg

白云山茶场在茶叶培育过程中采用生物治虫与人工治虫相结合的办法,确保茶园无污染。图为杀虫用的粘虫板。记者 赵有强 摄

932972_xiaohui_1502030022081_b.jpg

水南渡,一块清乾隆年间的“众施义渡”碑,佐证着“茶船古道”曾经的繁荣。记者 冯文正 摄

2017年8月4日 晴

站在岁月的渡口,我听到时光的叹息。今天是我们“探源茶船古道”大型采访活动的第三天,想了很久,我还是决定借用这一句诗来作为第三篇探源日志的开头。

从海拔1000多米的优质茶产地东山峰出发,沿渫水河一路下行,抵达所街乡水南渡村,时间已近中午,海拔高度降到300米以下,酷热难当。查阅相关资料得知,水南渡在渫水北岸,是茶船古道上一个非常重要的码头,当年“泰和合”茶行在石门西北山乡修造的400公里青石板路贯通到了这里。不只是“泰和合”在这里设站储运,由陆路向水路转运茶叶,进澧水入洞庭通江达海,许多商号也在这里建立了各自的分店、仓储,茶叶之外,桐油、矿石、盐、中药材、各种大宗生活物资都在这里转运或者交易,舟楫云集,桨声灯影,自是喧嚣繁华,曾有“小南京”之说。经年之后,当我以探访者的姿态靠近,我看见的,是夏日阳光里一座极其安静的小小村庄,她依然保持着依山傍水的惬意。然而,山依旧,水已瘦。曾经奔涌不息的渫水,如今已被几座水电大坝拦腰堵截,今天下午,车过所街之后不久,我们就可以看到皂市水库“高峡出平湖”的壮美。但是在所街地段,我眼前的渫水已基本无水,宽阔的河滩上堆满乱石,一条细细的水流倔强地从石缝间穿过,传说中可停靠上百条商船的水南渡码头被荒草掩盖,去往码头的路也被民居占用。好不容易穿过荒草地和乱石滩走到水边,几块巨大的青石板被晒得滚烫,石面上有许多凹痕,凹凸处依旧光滑。随行的村民告诉我,水南渡码头是渫水河上一处相对宽阔的河段,也曾经是一座热闹的渡口,渫水南边许多村寨的人都来这边采购物品。古渡尚存,繁华不再。在灼人的阳光里,青石板泛着慵懒的光泽,一如古渡的沉寂落寞。

古道,古桥,古渡。倚在渫水之北的水南渡留给我们最直观的记忆,就是这些古意盎然的由青石板垒成的古老建筑设施。当地村民最骄傲的是那几座至今仍然在承载车马行人的古桥。水南渡村依山而建,许多溪水汇入渫水河,溪水之上便建起了一座座石拱桥。走在路面上,我们看不见这些桥,村子里这几年整修道路,主干道上全部铺上了水泥,那些青石板古道大多变成了水泥路的路基,桥也没有例外。所幸,古桥的坚固为自己赢得了生存空间,水南渡人整修村道时没有一拆了之,而是借用这些坚实的古桥,在桥面上铺设水泥,古桥得以幸存。在一座古桥下面,有一处较为开阔的平地,一棵高大的古槐树撑起一片巨大的绿荫,桥下流水潺潺,几位村妇在溪水边一个方方正正的小水池里清洗衣物。水池用青石板围砌而成,水边有一块残破的石碑,上面镌刻着许多名字,依稀可辨“乾隆叁拾贰年季春月”字样。正在溪水边用棒槌捶打、清洗衣物的覃双元老人今年82岁了,精神矍铄,笑语连连。她告诉我,这块石碑是当年村人捐资建桥时留下的功德碑。她说自己60多年前嫁到了村里,夫家姓晏。老人家特有趣,生怕我们不会写她夫家的“晏”字,反反复复告诉我们“晏”字的写法。看得出,老人家很是为自己的夫家和这座水南古渡骄傲,都没等我们详细问询,她就说开了。她是渡口南边的山里人,小时候就会经常坐船过来,帮茶行捡茶,就是清理茶叶中的老梗子老叶子一类,后来就嫁了过来。当年这里热闹得不得了,夫家开的饭庄就在这座古桥右手边,离码头近得很,饭庄子里一天到晚就没断过人,码头上的船不只是运茶叶,吃的用的什么都有,过年时吃的鱼都是用船从津市运进山来的。说到激动处,老人家站了起来,指着身后不远处的渫水河说:“那河里半截都是船,挤到一起都靠不了岸!”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望去,我只看到了一大片干涸的河滩……

穿过一大段水泥路之后,我们惊喜地发现了一段保持着原貌的青石板路。忍不住循着青石板古道的方向往上走。窄窄的石板路上难见行人,很静,两旁的房屋都是新式建筑,大多门户紧闭,期待中的古道旧屋没有出现。阳光和着树影,在古道上投下许多跳跃的光斑,倒是添了些生气。就在一段青石板路快要结束时,我远远地望见了一座古旧的木屋,歪歪斜斜地倚在古道旁,斑驳的门窗、青苔的石阶,在周边的砖石水泥建筑中格外惹眼。这是一栋两层、四个开间的木楼。74岁的王霞珍老人正在东屋里准备午餐,回娘家的女儿正在帮老母亲剥玉米。老人家对我们的到访表现出极度的热情,非得要去给我们买冰淇淋吃,拉扯了半天才作罢。就连我们随行的摄影记者一个不小心撞倒了东屋的木门撞翻了正在煮菜的炉灶,老人家也还是在哈哈大笑着,继续为我们讲述这栋木屋和这座村庄的繁华过往。这是一家叫“德和宜”的商行和骡马店,木屋其实有三层。老人家带着我走到东屋屋角,掀开脚下一块厚重的大木板,一截木梯露了出来,下面一层就是当年骡马店栓骡马的地方。商行和骡马店都是王霞珍老人夫家的产业,其夫家祖上是江西人,当年这里人来客往,就留在这里做生意。水南渡码头大大小小的商号很多,“德和宜”算是名号很响的一家,木楼也很是气派。后来,这栋房子做了人民公社的大食堂,许多设施都被拆掉了。老人家的儿女如今都已各自修造了舒适的新居,老人家却执意要守在老屋,她说在这儿心里才有念想,踏实。拥别老人时,我们再一次感受到了老人家对待一群陌生到访者的善意、热情和真诚,这是一份久远了的浓浓的古意。我想,这份古意应该是这条茶船古道、这座渫水古渡留给今天的一份岁月馈赠。

与渫水河的宽阔与奔涌赫然相逢是在下午。穿过皂市古街之后,我们站在了茶船古道上一个重要的节点,皂市码头。相传从这里开始,水面开阔,离澧水交汇处也越来越近,商船就可以竖起桅杆,扬帆远航了。码头西边不远处,就是高耸的皂市水库大坝。这也是我们此行三日探源以来,第一次见到如此开阔、一江清流的渫水。天高云淡,山长水阔,扬帆起锚,通江达海,这样的渫水河才是茶船古道原来的模样吧?这是一处保持相对完好的茶船古道码头,青石垒成的石阶从古街一直延伸到水边,萋萋荒草间,我们还发现了一个铁环,铁环的大部分深深扎进了岸边的青石板里,铁环黑乎乎光溜溜的。随行的县文物局专家说,这是当年码头上系船缆用的,许多都被人撬走了。皂市古街和码头都在渫水南岸。与磨市古街的荡然无存不同,皂市古街还保留着十几栋古旧的木屋,青石板故道也遭受了水南渡上同样的命运,化身水泥路了。木屋也都是歪歪斜斜的,许多门窗都残破不堪,很少住人。木屋的迎街立面上挂着许多宣传挂图,展示着未来皂市古街重修恢复后的样貌,以及旅游开发的美好前景。

这是一个梦。是皂市古街的梦,是茶船古道的梦,也是常德茶业之梦。有梦想才有更美好的未来。一路走来,我们也在追梦。随着现代交通体系的飞跃与重构,水运时代的繁华与荣光已经远去。但是,依水而生的文明并没有远逝,她融入了我们的骨血,成为中华文明生生不息的滋养。今年5月,在杭州举行的首届中国国际茶叶博览会上,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习近平给展会的贺信中首次将“茶船古道”与古丝绸之路、茶马古道并列提出,是“一带一路”不可或缺的组成元素。这条用茶叶连接起常德和世界的“茶船古道”,给了我们曾经的骄傲和辉煌。今天,她又将带给我们怎样的欣喜和光荣呢?

渫水长流,古渡悠悠。也许,一个常德茶业新辉煌的梦想已经循着这条古道,飞奔而来……

记者 魏仙耘

Copyright © 2015 CDYEE.COM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 尚一网 版权所有

网站地址:湖南省常德市柳叶路常德日报社 邮编:415000 邮箱:cdyee@vip.163.com

湘ICP备06006364号 互联网备案单位编号:43070000010009 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证号:43120008001 许可证